玩手机游戏,享快乐生活!
新闻资讯
游戏资讯 游戏攻略 新闻业界 精彩美图 游戏活动 游戏问答 社会娱乐 游戏视频 今日热点 言情小说 影视娱乐 软件教程 美容 茶道 医疗 亲子 美食 四季 运动 两性 心理 保健 故事 丰胸 减肥 危害 常识 旅游 手机资讯 武术 娱乐八卦 开心笑话 社会频道 明星八卦 网银问答 中国节日 春节 元旦 元宵节 清明节 端午节 七夕情人节 劳动节 教师节 电脑常识 擦边 直播 红包 漫画 麻将 捕鱼 扎金花 小说阅读 精选专题
88必发老虎机
益智休闲 动作冒险 网络游戏 卡牌棋牌 模拟经营 儿童教育 体育竞速 策略塔防 冒险解谜 角色扮演 音乐游戏 飞行射击 其他游戏 赛车游戏 破解游戏 小游戏
安卓软件
主题壁纸 资讯阅读 地图出行 教育学习 安全防护 摄影摄像 趣味娱乐 金融理财 生活服务 通讯社交 系统工具 效率办公 购物优惠 健康美食 桌面扩展 游戏辅助 其他软件 生活实用
88必发娱乐城
角色扮演 动作游戏 射击游戏 策略游戏 模拟经营 体育竞速 棋牌游戏 冒险解谜 格斗游戏 益智游戏 情景游戏 儿童游戏 休闲游戏 其他游戏
苹果软件
社交应用 音乐软件 影音娱乐 商务软件 生活软件 工具软件 效率软件 导航软件 健康健美 摄影录像 体育软件 美食佳饮 报刊杂志 图书阅读 财务软件 辅助软件 医疗应用 教育应用 旅行出游 新闻软件 其他软件
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安卓软件 > 言情小说 > 第一女废柴:妃战天下
第一女废柴:妃战天下
第一女废柴:妃战天下
4.5 (53评分)
扫二维码下载
游戏简介

苏陌岚特意回房间换了一件水色长裙,青丝挽成发髻,插上一支银簪,配饰不多,却透着一股清爽。

出门时,慕容凌风本想随她一起。却被苏陌岚婉拒了。

“此去钱家说是登门答谢,实则是去谈合作的。人多了反而容易引起怀疑。”

闻言,慕容凌风冷哼道:“两个人也算得上多?怕是钱十三不愿本王进钱家大门吧。”

苏陌岚无奈地笑了:“就知道瞒不过你。”

慕容凌风暗暗给钱十三记了一笔,倒也没强求:“不去也罢,你路上当心点,晚膳前务必回来。否则,本王不介意去钱家抢人。”

“你怎的也跟十三一个样了?”苏陌岚抚额,听听他说的都是什么话,还抢人呢。

慕容凌风不以为然,“本王等你回来一起用膳。”

“好。”苏陌岚点点头,“敢问王爷,小女子可以告退了么?”

“去吧。”

得到他的恩准,苏陌岚这才动身赶往钱家。

她刚走出药师公会,立刻便察觉到身后有几条小尾巴在尾随。

唇角微微一勾,仿佛没有察觉一般,不紧不慢地走过街头,却在街尾的拐角处突然提速。

几个探子吓得纵身飞过来。

“人呢?”

“刚刚不还在这儿的吗?”

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几人面面相觑。

“各位,你们再找我么?”苏陌岚清冷的声音从他们的头顶上落下。

四个探子慌忙抬头一看,只见左侧的店铺顶上,正站着一个熟人。

不好,被发现了。

四人心头一咯噔,下意识想跑。然而,他们的脚尚未迈开,一股庞大的威压便如巨山降临在他们身上。

周遭的武者皆感知到了这股恐怖的力量,纷纷朝远处飞走。

一时间,整条街变得空荡荡的,只剩下四人雕塑般石化的身体矗在原地。

苏陌岚飞身落下,目光自四人煞白的脸庞扫过:“我不想知道你们是哪方人马,但我这人极不喜欢有谁在后边鬼鬼祟祟的。你们若想跟,大可正大光明的跟。再藏头露尾,下一次,可就没这么好命了。”

说完,她收回势压,调头就走。

四人劫后余生的吐出一口气,方才他们真以为会交代在这儿了。

“啊,对了。”

一口气还未吐完,冷不防又听见了那堪比魔音的声音。

四人浑身一抖,惊恐地望着突然止步的女人。

“帝都最有名的字画铺怎么走?我要去钱家答谢,总得备些谢礼。”苏陌岚直接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四人愣住了,见鬼似的看着她。

“怎么,你们也不知道?”苏陌岚眉梢一冷,目光异常凌厉。

“下下条街第一个拐口右转”一名探子结结巴巴的说。

她这才展颜笑道:“多谢。”

直到她真的走远,四人才如梦初醒,“她什么意思?”

“不止放过了我们,还向我们问路?”

“管他的,”想不明白苏陌岚的用意,其中一名探子一咬牙,“我们跟上去,看看她究竟是不是去钱家。”

苏陌岚去了那间字画铺,花重金买下一幅墨宝:“掌柜,麻烦帮我裱起来。”

“好嘞。”掌柜笑眯眯的接过字画,让她小坐片刻,便进了里屋。

苏陌岚悠哉悠哉地享用着铺子里的茶水,时不时欣赏一番墙上的字画,姿态悠然,与门外抓耳挠腮的四人形成鲜明对比。

“哈哈,这帮傻子真的听你的话,明目张胆跟踪你。”赤炎邪肆的笑声毫无征兆地响起,声音比起从前洪亮了许多。

自那天逃出历练之地,它就一直在沉睡,吸收天罗草的药效。

这是苏陌岚近日来第一次听见它开口。

她微微闭眼,通过契约感受着它的力量,在两人的神识相容的霎那,苏陌岚竟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她迅速抽回神识,惊骇道:“那是你的力量?”

“嗯哼,”赤炎得意的说,“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告诉你,这只是我五成的实力。”

“五成”苏陌岚两辈子第一次这么直观的感受到,四方神兽的可怕之处。

仅仅是五成力量,就让她心生恐惧。且这还是在签订了魔兽契约的前提下。那它在颠峰时期,又该是何等骇人的存在?

“赤炎,”苏陌岚的声音有些干涩,“你为什么会实力大损?”

拥有这种力量的它,为何会变成一只魔兽鸡?

“还不是”赤炎突然闭嘴,过了一会儿,才说,“反正和你没关系,不该问的别问。”

她是关心它好不好?

苏陌岚对它傲娇的性子束手无策,妥协道:“你什么时候想说了,再说吧。”

赤炎嗯了一声,情绪远不如刚才那般高涨。

却在这时,铺子外有蹄声逼近。

“是白家的坐骑啸天虎。”四名探子惊呼着,赶紧让道。

那只庞大的通体发黑的老虎拉着一辆马车,在门前停下,悬挂在车外的灯笼印有白家族徽。

苏陌岚听到是白家的人,分神看过去。

赶车的护卫先行跳下来,随后将一个矮凳放在马车下:“小少爷,我们到了。”

一只白皙而修长的手从帘布内伸出,车帘被其挑起,紧接着,车中人的身影从帘后缓缓行出。

当那张熟悉的面庞映入眼帘时,苏陌岚的手指不自觉抖了一下:“白漓”

低不可闻的呢喃随风散去,白衣少年若有所感地朝她这方看来。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撞。

苏陌岚心神一凝,冷冷地盯着他,大大方方的同他对视。

也不知是她的眼神太过冷漠,还是出于别的什么原因。短暂的对视后,白漓竟先行挪开了视线。

“掌柜的。”白家护卫走进大堂,看到苏陌岚时,也是一惊。

她可是时下的风云人物,帝都里有谁不认识她?

“苏姑娘。”护卫踌躇半响,终是向她行了个礼。

“嗯,”苏陌岚漠然点头,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白漓,“白少,好久不见。”

白漓羸弱苍白的面庞露出丝丝不解:“我们见过么?”

苏陌岚眸光一闪,意味深长地说:“之前在蓝家练武场,有过一面之缘。”

“是那时啊。”白漓恍然地喃喃道。

“当时虽有不少人,但白少同我认识的一个人十分相似。所以我才会关注白少。”苏陌岚冷不防开口。

白漓咳嗽几下,而后,带着疏离的笑说:“若有机会,真想看看姑娘这位朋友。”

“恐怕难了。”苏陌岚单手托住腮帮,斜眼看他,“他已经死了,死在紫月京师出事的那天。”

她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白漓,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丝的表情变化。

然而,他的伪装实在太好,无懈可击。

他微微低头,眉宇间浮现出恰到好处的歉意:“抱歉,说到了姑娘的伤心事。”

“并没有。”苏陌岚嘲讽地笑道,“我倒挺开心的。”

这话一出,白漓垂落在双侧的手臂不自然颤动了一下。

呵,终于破功了么?

苏陌岚缓缓站起身,突然间的动作让那名护卫心生警惕,脚下一转,如保护神般护在白漓面前,虎视眈眈盯着她。

“喂,女人。”赤炎急切的命令道,“你靠近点。”

“嗯?”苏陌岚有些意外。

“白痴,老子让你走到他身边去,越近越好。”

苏陌岚没有在意它不善的语气,“理由呢?”

赤炎说:“等我确定了再告诉你。”

能让它这般迟疑,应当不是一件小事。

想到这儿,苏陌岚便抬了步子。

“站住,”那名护卫紧张地握住腰间佩刀,“你想对小少爷做什么?”

“我真想对他做什么,你拦得住么?”话落,她的身影已然消失在原地。

护卫瞳孔一缩,佩刀豁然出鞘。

“冷静点。”

什么时候!

他惊愕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想要抽手,可她那看似纤细的手指却摁在他的刀柄上,指尖仿佛带着一股重力,任凭他如何使劲,也难抽动一下。

“我对白少并无恶意。”苏陌岚淡淡的说,“不过是有些事想问问他罢了。”

“哼,少爷根本就不认识你。更与你没话说。”护卫咬着牙警告,“你离少爷远点!”

“白家人都这么胆小吗?”苏陌岚嘲讽地挑了下眉,意有所指地看向白漓。这话自然也是冲他去的。

“你!”护卫气得一张脸通红。

“无妨。”白漓拍拍他的肩膀,“我相信苏姑娘没有恶意。”

得到他的允许,护卫才悻悻地让开了。

苏陌岚也松了手,往前一步。

这个距离很危险,若她真要做什么,白漓丝毫没有躲避的机会。

门外的探子注意到店中的动静,纷纷凝神,心中暗暗猜测着,苏陌岚到底要干什么。

“苏姑娘?”白漓见她只是盯着自己,不由出声提醒,“你不是有话要说吗?”

“赤炎,你好了没?”苏陌岚传音道。

“果然是他。”赤炎仿佛发现了什么秘密,略显激动的说,“这小子身上的味道,和那日历练之地里的混蛋是一样的。”

苏陌岚蓦然沉下脸,“你确定?”

一边问,她一边打量白漓。却找不到她和君司之间的相同点。

气息不同、样貌不同,这人会是君司?

“老子不晓得他用了什么办法改变了气息,不过,这点把戏还瞒不过我。”赤炎嚣张的说,“魔兽的感知能力比你们人类敏锐千万倍,更何况老子可是神兽!之前他化名成君司,老子又实力受损,没能及早察觉。但是现在,我的实力恢复了五成,感知能力比过去更强。绝不可能认错。”

苏陌岚不认为它会撒谎,虽然对它口中所说的味道不甚了解,但它既然敢这么说,那就必定是真的。

“姑娘?”白漓微微蹙眉。

苏陌岚敛去眸中的情绪,定眼看着他:“白少,你可有听说过君司这个名字?”

“不曾。”白漓矢口否认。

但那短暂的沉默以及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慌乱,苏陌岚都没有错过。

“是吗?”她猛地凑近。

白漓的身体不可察觉的僵了一瞬,还未等他做出反应,就听见她说:“你的忘性未免太大了,竟连不久前假扮之人,也能忘记。” (天津小说网http://www.tmetb.com)

截图
游戏88必发娱乐
推荐游戏

关于本站 | 人才招聘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通行证注册

浙公网安备 33060202000544号
Copyright?2004 - 2016red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